空军特级飞行员王文常:飞行,一辈子追求的事业

原标题:飞行,一辈子追求的事业

停飞仪式上,空军航空兵某旅官兵摆出“5290”的数字图案,向空军歼击机安全飞行时长纪录保持者王文常致敬。皇勇 摄

空军飞行教员王文常(右一)向徒弟徐国桥移交飞行头盔。周星宇 摄

天空,是飞行员王文常最荣耀的舞台。皇勇 摄

一身半新不旧的飞行服,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庞。那天,在学校门口,新飞行员袁飞阳一下就认出来,接他去部队报到的人,竟是自己的偶像王文常。

7月1日,是袁飞阳和伙伴们从飞行学院毕业的日子。以这种方式邂逅心中的偶像,袁飞阳有点兴奋。当他还是一名飞行学员时,就曾看过王文常的传奇故事。至今,袁飞阳手机收藏夹里,还保存着这样一条新闻——

在空军飞行部队以分秒衡量的高风险战训中,特级飞行员王文常安全飞行5290小时,起降10000多架次,创造出中国空军歼击机安全飞行时间最长纪录。

“打破纪录,没有什么了不起”

“歼击机飞行,是在刀尖上行走的‘艺术’。飞行5290小时,我曾遇到过3次空中特情……”7月5日,王文常给刚报到新飞行员们讲的第一课,让袁飞阳格外震撼。

旅长林德生对这名老飞行员的钦佩是发自内心的:“与民航飞行员不同,驾驶歼击机是一种高强度的飞行,对飞行员的身体条件有着严苛的要求。事实上,只要飞行时间突破3300小时,就已经相当难得了。王文常的5290小时来之不易,是我们歼击机飞行员的一个极限……”

2018年初春的一个清晨,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政委丁震找到王文常,告诉他一个消息:“你马上要破纪录了,空军歼击机安全飞行突破5000小时第一人!”

王文常有点意外。飞行20多年,对于突破5000小时,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概念。王文常只关注自己每年200多小时的飞行任务。

妻子郭艳仙得知这个消息当晚,专门在家里张罗了一大桌子菜,把王文常的徒弟们喊来热闹一下。结果,原本的庆功宴又被王文常“带跑”了——聊着聊着就变成了飞行技术讲评课,妻子哭笑不得。

“报告王教员,我是您第47名学员丁照文!”

“报告王教员,我是您第53名学员李响!”

庆祝王文常安全飞行突破5000小时仪式现场,一排年轻飞行员郑重向他致敬。

彼时,向来沉稳如山的王文常,显得有些激动,脸上洋溢着骄傲和幸福:“飞行员是国家的‘宝’啊。就冲你们,我感觉自己这20多年,值!”

电视台录了节目,上级党委发出了向王文常学习的倡议。一时间,祝贺纷至沓来,王文常却淡如平常。用他的话来说,“打破纪录,没有什么了不起,只能说明我比别人飞的时间长而已。”

如果把这些年王文常的飞行节奏画出一个时间轴,你会发现,如同发源于雪山的大江大河一般,最初并没有一泻千里的气势,而是愈流愈湍急。

王文常和战友们明白,党的十八大以来,实战化训练持续推进,飞行强度越来越大,难度越来越高。飞行员的身心都承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,训练成果也越来越显著。

常年的高强度训练,让王文常的肩颈和膝关节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。肩周炎发作时,他甚至疼得无法正常平躺。妻子特别心疼,自学穴位按摩和针灸理疗,为他缓解伤痛。

王文常和妻子是初中同班同学。她记得,王文常在中学毕业纪念册上写下的理想是当一名空军飞行员。

1990年,19岁的王文常从吉林农村走出,招飞入伍考入原空军第三飞行学院。不久后,海湾战争爆发,他强烈地认识到,现代战争中,制空权已经成为影响战争全局的重中之重。

“一定要成为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!”那一刻,王文常似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。每一次飞完,他都会详细记录操作细节,对照飞参数据进行复盘检讨。

在同批学员中,王文常第一个放单飞。几年后,他带着优异的成绩和8万多字的飞行心得笔记,分配到航空兵某部。

从辽阔的东北到千里之外的西南,原本咫尺之遥的家乡变成了梦中的故土。

翱翔蓝天,王文常感受过北国的雪,松花江两岸上演着媲美童话世界的银装盛景。驾机飞过彩云之南,落日的余晖洒在静谧的高原,宛如一层薄纱笼罩着少女的脸颊。

对王文常而言,脚下这片大地是如此美丽,自己也因守护着她而格外自豪。

“你就是我飞行生涯最大的骄傲”

跑道上,战机接连不断地滑行、起降,高强度的飞行任务让人神经紧绷到极点。站在高高的飞行塔台,王文常正考核一批新飞行员,就像老鹰检验一群试翼的雏鹰。

新飞行员们能不能成功放单飞,不仅关系着个人飞行成绩,还事关飞行安全,更决定了前期训练成果能否顺利转换为战斗力。

从“能飞”到“会飞”的跨越,并非每个新飞行员都能轻易实现。

王文常注意到,一名新飞行员在飞起落航线课目时又出现了细微偏差。此前,他也曾多次犯过同样的毛病。

成绩公布,不出所料,那名新飞行员没能成功放单飞。